冷墩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墩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农民增收负担轻了渠道多了挑战来了-【新闻】长管杜鹃

发布时间:2021-04-20 13:14:03 阅读: 来源:冷墩钢厂家

农民增收:负担轻了渠道多了挑战来了

好好伺弄地,想想其他赚钱的法子,腰包会越来越鼓。”北京市房山区石楼镇夏村村民张大妈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得益于农业税的减免和各项支农惠农政策的实施,自己一家对未来的增收充满希望。

本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农业税的减免和治理涉农乱收费力度加大,农民减负明显;由于惠农政策的实施和农民自主意识的增加,农民增收空间加大;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农业生产资料价格上涨、农业面对的国际竞争压力提升、动物疫病等挤压了农民进一步增收的空间。

?  负担轻了收入高了

“现在不像以前,过去家里收费条一大堆,现在没人敢乱收费了,有中央文件支持呢。”张大妈对记者说,自己不用再为记性差眼睛不好使而丢失收据担心了。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8月4日宣布,在今年2月至5月的第六次全国涉农收费专项检查共查处乱收费案件1.3万件,退还农民乱收费9300万元。检查结果表明,经过多年对农村价费问题的治理和整顿,农村涉农乱收费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有效整治,涉农收费秩序有明显好转,农民负担明显减轻。

“从盘古开天到现在,没有听过种地不交粮的,现在没了,农民能不高兴吗?”提起农业税,张大妈提高嗓门对记者说。在治理涉农乱收费的同时,我国农业税免征步伐加快,今年减免农业税预计受益农业人口8亿多人,可进一步减轻农民负担210亿元。国务院总理温家宝3月5日在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说,明年将在全国全部免征农业税。原定5年取消农业税的目标,3年就可以实现。

政府出台政策为农民减负的同时,对种粮农民的直接补贴稳步增加,据财政部初步统计,今年中央和省安排对种粮农民直接补贴约135亿元,比上年增加19亿元。另外,中央对粮食大县实行补助和奖励,中央财政安排150亿元用于对产粮大县和财政困难县的转移支付,其中用于近800个粮食大县的奖励资金约55亿元。

“种地不交税还补钱,咋能不种哩。”张大妈乐呵呵地对记者说。在支农政策措施的拉动下,农民种粮积极性高涨,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显示,全国夏收小麦面积3.24亿亩,比上年增加了1300多万亩,一举扭转连续7年下滑局面。另外,今年夏粮总产量达10627万吨,增产512万吨,增长5.1%,早稻也可以获得好收成。

为了让农民丰产又丰收,国家还积极采取措施稳定粮价,如在夏收期间临时收储65亿公斤小麦,对早籼稻实行保护价收购,以防止“谷贱伤农”。农业丰收为农民增收奠定了坚定的基础。国家统计局最新抽样调查显示,上半年我国农民现金收入增长较快,人均达1586元,扣除价格因素影响,实际增长12.5%。其中,农民从出售农产品中获得的现金收入为人均707元,增长了20.3%。

自主性高了增收渠道多了

“豆角上市早,西瓜接着卖,赶个好时候,半亩顶两亩。”张大妈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数落着自己的“种地经”。张大妈告诉记者,因为今年种的豆角换了个新品种,比别人的早上市半个月,等豆角卖完把秧子拔掉,套种的晚西瓜才开始采摘上市,豆角、西瓜都能卖个好价钱。

随着农民市场意识的增强,农民种地的自主性大为提高,“什么赚钱就种什么,不随大溜”成了类似张大妈们的选择。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除传统种植业以外,畜牧业为农民增收出力不小。北京市房山区石楼镇二站村村主任杨军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村里部分村民的养猪厂已经达到了规模化经营,这些村民“成了先富起来的典型”。

杨军对记者表示,由于离北京市区较近,村民来市区打工的也比较多,这已经成了全村村民增收的主要来源之一。国家统计局有数字显示,上半年我国农民的工资性收入人均521元,同比增长16.6%。有专家指出,这跟农民进城务工环境改善、工资拖欠得到有效治理、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得到重视密切相关。

农民增收除种植、养殖、务工“三驾马车”拉动外,科技支农也成了今年支撑农民增收的新亮点。农业部公布数字表明,农业部上半年确定了100个农业科技入户试点县,10万个农业科技示范户,确定100农民专业合作组织示范点,先后有5000多万农民接受了技术培训,有力地促进了先进实用技术的推广。

农技推广难、成农民增收的“软肋”的现象有所改善,科技支农成了农业发展、农民增收的新亮点,创造的经济效益明显。

农民增收仍面临挑战

“化肥、种子价格上涨的也太快了,自己能量也就这么大了,想增收有点难啊。”张大妈对记者说,由于化肥、种子、农药等农业生产资料价格上涨过猛,让他们的收入大打折扣。杨军则对记者表示,农业基础设施投入的不足、农民运用农业科技能力差、农民工外出就业条件差等让农民增收趋缓。

据介绍,由于农业生产资料的成本和需求不断增加,化肥等农资价格连续上涨,最高涨幅达20%以上。农业部有数字表明,农资涨价使全国农民增加生产费用390亿元,粮食平均每亩物质费用投入比上年增加20-40元,部分抵消了扶持政策带给农民的好处。专家指出,我国农业基础设施薄弱、农民贷款难、农业防灾抗灾能力差、技术推广体系薄弱等长期存在的矛盾和问题并没有根本改善,农业发展和农民增收的基础并不稳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程国强研究员对本报记者表示,一些长期困扰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的深层次矛盾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农业发展仍将面临挑战。他认为,我国农产品进口压力将日益加大,农产品贸易逆差可能成为常态,另外,国际市场风险防范和管理的难度加大和国际农产品贸易环境日趋复杂,也会对农民增收造成一定影响。

程国强分析,从2005年开始,我国农业在加入WTO谈判中争取的过渡期基本结束,进入WTO“后过渡期”,这意味着我国农业进入对外开放的新阶段,农业面对的国际竞争压力将全面提升,我国小规模分散经营的传统农业与国外大规模现代化农业难以竞争的局面,在较长的时期内不会出现逆转,发达国家对农业高补贴、高保护所形成的不公平国际农产品贸易环境,在短期内也不会得到根本的改变。这些都将挤压农民下一步的增收空间。

另外,农业部有专家指出,动物疫病可能会给畜牧业发展和农民增收造成较大损失,但目前我国动物防疫体系不健全,应急反应和处置疫情的机制不完善,这些都威胁了农民收入的稳定增长。

农业部产业政策与法规司副司长张红宇表示,国家政策助农增收,现在刚刚破题,还有很多事情可做。农民收入在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在不同区域,增长特点和政策需求也不同,国家应当采取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该多予的多予,该少取的少取,该放活的放活。

轻轨

有色金属

海水淡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