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墩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墩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终于不负你望-【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21:40:49 阅读: 来源:冷墩钢厂家

风从北方来的时候我开始向北方远望,此时的C城定然是雪花飞舞,一片苍茫,在不经意间就胜过此处的绿树芳草。良辰美景,应有红泥火炉,配上一碗热气腾腾又甜到心坎里的糖水,收音机里有铿锵的京剧在依依呀呀,抑或是婉转的江南小调在唱。坐在火炉边,喝一口糖水,吸口旱烟,再舒服的叹口气,合着京剧或小调清唱一段,想起来就让觉得温暖异常,欢喜异常。而我心里面的某处却轰然倒塌,多么熟悉又多么怀念,五年前还在的你。

六岁前的记忆太多空白,六岁后的记忆太多是你的关爱。破冰开春的时候,你会牵着你当时最宝贝的小黄牛,带着我四处走走晃晃。夏天下大雨时趟不过漫水的路口时,我会羡慕的看着你穿着木屐在泥泞里来来去去,用苇叶编织成的蓑衣一动就会哗哗的响。冬天时厨房里的风箱如果拉得太快,灶膛里的火就会窜出来,烤的整个人都暖烘烘的,奶奶的纺车放在一边,你会披着大衣磕着旱烟偶尔也眯着眼打个小盹。除夕夜里爸爸会把我送到你的老屋,你带着我守夜,我们一起听老屋外面的鞭炮噼里啪啦彻夜不停,那时候你还健步如飞,我还不暴躁孤僻。我六岁,你六十四岁,我还是众人眼里最小的掌上明珠,你还是最威严最疼我的老头儿。

后来,我一个人在家。下雨时撑着笨重破旧的纸伞去学校,走一步倒一步,总是被淋得全身湿透,双脚总是被破损挤脚的雨鞋磨得红肿溃烂。我多讨厌那些总说我被抛弃了的玩笑话,总是恶狠狠的瞪过去或者反击回去来掩饰我的慌乱和害怕。慢慢的不再有人说我听话懂事,也很少有人再愿意和我说话。古怪,暴躁,乖戾,我最难过最难熬的岁月,多幸运还有你。不小心打碎爸爸买给我的水壶,一个人不停的哭,买了新水壶安慰我的是你;去听社戏的路上被车撞倒,脚打了厚厚的石膏不能走路,弯曲的小路上推车载我上学的是你;无意中扔的火柴烧出大祸,受了惊吓常常做噩梦,赔礼道歉和看护我的是你;听着广播,围着火炉,熬糖水给我的是你、、、、、、

再后来,对那些人情凉意太畏惧,蜚短流长也会成为最伤人的利器,对自己太失望,没勇气面对那些责怪和抱怨,所以我义无反顾的离开,以为离开就是自由。磕磕绊绊的四年,断断续续的四年,每次回家总会看见你倚在墙角,晒着太阳,惬意的抽着旱烟。我总以为下次还会看见,我想着会有一个又一个下次,开始一次比一次更远的远离。那时候我忘记了还有一个成语,是“世事无常”。

十二岁之后时隔四年的第一次失声痛哭,为我不能失去的失去。一路从跌跌撞撞到茫然失措,五个小时的车程漫长如同冗长的无法惊醒的梦。客车上有蹒跚学步的孩子,有满鬓花白的老者,车厢里还在放着老旧的港台电影,和往常一样的路,当看见那铺天盖地的白色时,梦惊了,我真的失去了你。哀乐震天,我独自回到和你一起待了五年的老屋,泪流满面。没有人再像你一样对我耐心,不会再有人告诉我“稳住”。如同树木枯萎,滕蔓无法再依附。那个带刺的姑娘失去了最包容的她的那个老头儿,如鹰失崖,如风失沙。

09年的时候,我一个人回家,路过你坟前的荒草蔓蔓。四周是望不到边际的枯黄相间,我在北风的呜咽中终于学会体会耐心,试着平静。11年的时候重读沧月,她写“十年冰火两相煎,十年风雨请相搀。 十年流落非所恨,十年辛苦与谁言?”,终于忍不住流泪。从七岁之后开始算,与父母从来都是聚少离多,离家之后再也没哭过,也不知道要和谁哭。十年辛苦与谁言,我怎么言?向谁言?我把和你有关的所有片段,所有碎片都一想再想,一念再念。我亲爱的那个白胡子老头儿,原来你在我生命中留下了那么多。你常带在身边的收音机因为年久已经失音,你常把玩的那两个玛瑙球也早已随着你深埋,你的老屋早已倒塌,我的旧宅蛛网遍布荒草丛生。往事是一扇虚掩的门,院门前的桑树还会年复一年低下绿枝,青梨坠地,桃树枯萎,十二岁那年我养的蚕后来未曾吐丝结茧,你养的鹌鹑后来全部死去,还有谁像我一样安静的想你?

现在我一个人,远离所有过去,在遥远的地方安静读书,生活。日子很平淡,如同影片没有剧本,渐渐习惯每天关门,开门,上楼,下楼。一层一层慢慢的蜕变,我终于成长为不乖戾、不倔强的模样,不算温柔,亦不算暴躁,但足以温和平顺,平淡度日,也算,不负你望。

https://www.zkh360.com/item/AE5006.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AC2683.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AA9215.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AA8749.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