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墩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墩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落马南京市委书记扶持无锡尚德几乎掏空无锡财政沈阳行业信息网行业信息频道试验机

发布时间:2019-10-17 00:19:28 阅读: 来源:冷墩钢厂家

落马南京市委书记扶持无锡尚德几乎掏空无锡财政,沈阳行业信息网_行业信息频道

在杨卫泽落马之前,南京官场半年来的震荡已预示着他的结局。2014年6月18日,南京市六合区委书记娄学全被免职,并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8月18日,南京市溧水区委书记姜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9月13日,南京市委常委、建邺区委书记冯亚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9月18日,娄学全在家中上吊,后送至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在南京官场,娄学全、姜明和冯亚军三人被指是杨卫泽的“圈内人”。南京官场人士称,在杨卫泽主政南京后,三人在同一时期被提拔升迁。 就在娄学全自杀的前几天,南京市委办公厅四处副处长周君及其丈夫(在中央纪委负责当地案件检查的干部)被调查,原因是涉嫌泄露纪委调查信息,妨碍调查。消息人士证实,周君夫妇被查缘于娄学全打听中央纪委办案消息。 靴子最后在2015年第一个工作日落地。1月4日19时45分,中央纪委发布消息,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杨卫泽由此成为2015年第一个落马的副省级官员,也使南京成为中共十八大后市委书记、市长双双落马的第一个省会城市。 知情人士称,在杨卫泽被带走当天,与其关系亲密的无锡新区委宣传部部长余敏燕,及余父,杨卫泽发妻蔡声佩,和其秘书、南京市委办公厅副主任张志炎亦被带走。 在杨卫泽被带走调查的第五天,南京市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宣布,接受三名厅级干部的辞职请求。 最新动态是,1月23日,无锡市委常委、无锡新区党工委书记许刚被查。杨卫泽任无锡市委书记时,许刚为无锡市委秘书长。许刚也是余敏燕的“上司”。 从江苏省交通厅起步后,在姑苏,再锡城,直至金陵,主政期间,杨卫泽以城市建设而著称,但亦因在拆迁方面的问题为当地一些百姓诟病。直至今日,仍有百姓为此上访,甚至状告政府,其中尤以无锡为最。 多名官商人士称,从2004年至2011年,杨卫泽主政无锡七年,从城市建设至经济发展一手策划。不过,杨卫泽所推广的“管办分离”“530计划”,多无疾而终;经济扶持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下称无锡尚德)等项目上,被指几乎掏空无锡财政。 拆迁诟病 杨卫泽出生于1962年,江苏常州人。不过,杨卫泽的父亲在南通的医院工作,他是在南通长大成人。 1981年从南京航务工程专科学校港口水工建筑专业毕业后,杨卫泽进入江苏省交通厅工作,为规划计划处办事员。之后他一路升迁,在36岁时,当上交通厅厅长、党组副书记,成为当时江苏省最年轻的厅级干部。熟悉江苏官场的一位当地媒体人士说,在从办事员至升任厅长期间,杨卫泽可谓是一路兢兢业业,不仅勤奋能干,还懂得适时利用关系,“把领导照顾得很好”。 杨卫泽在江苏省交通厅工作时,就已展现才能,指挥修建了沪宁高速江苏段。公开信息显示,沪宁高速公路于1996年建成通车,是江苏第一条高速公路,江苏段主线全长284.21公里。工程全线初步设计概算为47亿元,调整概算为70.4亿元,工程决算为62.098亿元。 交通厅之后,杨卫泽又先后主政苏州、无锡、南京。每处他都发挥了自己的特长,着力于城市建设工作。 江苏一位律师认为,杨卫泽对城市交通的布局有远瞻性。比如,苏州在修高架桥时,老百姓反对声音比较多,但修好之后,确实给整个城市的交通带来了大的改观;在无锡,他又建设外环快速路,在京杭运河上架桥,缓解了市内交通。另外,在他看来,如果没有杨卫泽,无锡地铁连立项都不可能,“由此也可看出他是敢说敢做有魄力的人,也有人会说是专断”。 这些城建项目在给杨卫泽在政绩上加分时,也为部分老百姓诟病,尤其是拆迁方面的问题。 在无锡期间,因为拆迁问题,曾被当地老百姓不断信访和实名举报无锡市有关部门和时任市委书记杨卫泽,其中包括鼋头渚三村的村民。 鼋头渚三村是指宝界、充山、犊山三村。据鼋头渚三村村民的代理律师、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唐荣智称,2007年9月29日,无锡市政府拆迁办发出《拆迁补偿安置通知书》(88号),未经听证,又未与村民签订拆迁协议,涉嫌违反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拆迁程序的规定。无锡市政府又下发《无锡市市区集体土地房屋拆迁管理办法》(下称“363号文件”),按“迁一还一”安置,剥夺农民的土地区位优势价值,逼迫农民从鼋头渚风景区搬迁到十几公里外的大箕山公墓边上,连装修费也不补偿,还要农民自找居住地过渡一二年,由此村民不同意搬迁。 相关影像资料亦显示,2007年12月10日,无锡市政府出动众多警察、城管人员,动用警车、头戴钢盔、手持铁棍,“要强行打开居民的家门,整整折腾了一天一夜”。犊山村居民包阿姨说,当时有居民被警察带走,有妇女被挤倒踩伤。 对峙一直到次日凌晨。图片显示,在泥泞的巷口,穿着制服的警务人员手挽手站成方阵,在他们面前则是跪着的数十名老人。 一份出自无锡市委、市政府的汇报材料称:“部分拆迁居民以历史遗留的土地性质、集体资产整合以及拆迁土地用途等事宜阻挠拆迁工作的实施,并发生了一些过激行为。”相关部门称居民是暴力抗法,居民则认为是非法拆迁。 从2007年12月开始,村民开始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先是受而不审,后明确表示拆迁诉讼不予受理。但又不做出不予受理的裁决。 之后,无锡市鼋头渚三村600余名村民曾联名控告杨卫泽以及无锡市滨湖区委书记朱渭平等人。三村百姓还指控杨卫泽在无锡当政期间大拆大建,刚建再拆,劳民伤财,如中山路改造,太湖大道、新市府建设等等工程。2014年6月6日,因受贿罪,朱渭平被南京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 2010年6月7日,无锡市中级法院曾向时任无锡市长毛小平发过一份题为“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对行政审判工作新要求及本市涉拆迁行政诉讼及矛盾化解情况的专报”文件,该文件上有杨卫泽的签字批示。文件提到,最高法院指出,各级法院要坚决抵制和清除一些地方在行政案受案方面的各种“土政策”,严禁以任何不正当理由,拒绝受理依法应当受理的案件。 文件同时提到,无锡市涉拆迁行政诉讼的情况,“根据省法院通报,(2010年)5月份,无锡地区赴省法院上访人次位居全省十三个地级市首位。根据无锡市中级法院统计,截至2010年6月,该院共收到以市人民政府、本市各区(县级市)人民政府等行政机关为被告行政诉讼(以行政强拆类型为主)144件,其中经拆迁责任单位(主要在滨湖区)诉前协调化解22件,已裁定指定基层法院立案受理36件,仍有86件行政诉讼尚未纳入诉讼。” 无锡市中级法院着重提及了“363号文件”的问题,称当前拆迁矛盾中问题非常突出的是:一、行政强拆引发行政案件中存在问题,主要包括集体土地房屋行政强拆无上位法依据;强拆程序不到位,手续不齐全;被诉行政机关未能依法提供证据。二、拆迁裁决引发行政案件存在问题,包括集体土地裁决主体资格问题,无锡市363号文件把集体土地上房屋拆迁的裁决权赋予无锡市人民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但行政权只能依法授予,而363号文件仅是规范性文件,此项授权缺乏法律依据;撤组转居问题,依无锡市363号文件,对拆迁撤组剩余土地一级撤组转居的房屋适用集体土地的标准进行安置补偿,该政策与最高法院相关司法解释精神不相一致。其中提到无锡市新华村、“三村两湾”等地的行政诉讼都是因这一矛盾引起;三、住宅房屋特别是集体土地上房屋货币补偿标准过低。 该文件甚至还提到,个别地区拆迁过程不透明、程序不规范、手段不合法,甚至有黑恶势力人员参与,激化干群矛盾,致使矛盾特别是强拆矛盾难以化解。另外,由于拆迁政策前后不一(特别是新区),导致适用前期拆迁政策引发的矛盾至今难以化解。 因为代理此案,唐荣智将一些涉嫌违法暴力拆迁的资料通过渠道提交给江苏省纪委相关领导,他自称,之后曾经被杨卫泽派来的警察找到学校,要求带走调查,后经斡旋才未被带走。 就鼋头渚三村的拆迁情况,2008年,唐荣智还找到朋友将材料寄给了相关领导人,并被转交给曾主政江苏的领导。此后,无锡市委、市政府书面说明了拆迁的合法性,但直至目前,拆迁遗留的问题仍未解决。 无锡得失 2004年底,杨卫泽从苏州市长任上调任无锡市委书记。无锡一名处级干部介绍,在此期间,杨卫泽大力发展光伏产业和物联网产业,扶持了无锡尚德等一些著名公司,国家级物联网产业基地也落户在无锡。杨卫泽在无锡还力推“530计划”,即“5年内引进不少于30名领军型海外留学人才来无锡创业”。 不过,这位官员认为,一些举措并未显效,却几乎掏空了无锡的财政。 就“530计划”,杨卫泽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举一个例子,比如我引进3000名创业者,每人给200万元即60亿元,这里面只要有一个像施正荣的尚德这样的企业,60亿元就回来了。”但上述官员称,“530计划”最终并未能像杨卫泽所设想的那样做大做强一些企业,反而引来了不少徒费财力的无效项目。在杨卫泽离任后,该计划被搁置。 至于无锡尚德,虽然杨卫泽曾亲自出马力推帮助其贷到巨款,但最终未能脱离困境,在2013年破产清算。工商资料显示,2014年底,公司股东变更为顺风光电投资(中国)有限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在无锡上任伊始,杨卫泽还围绕无锡的“都市更新计划”拟定17项研究课题,深化无锡社会事业改革便是其中一项,即对社会公益领域事业单位进行“管办分离”。 2005年1月31日,在无锡市委、市政府领导亲自督办下,无锡市发改委召集有关部门开始着手研究、起草改革文件。六个月后,《关于全面实施改革攻坚七项重点工作的决定》正式以无锡市委、市政府名义下发。当年6月13日,无锡市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宣告成立,下设八个办公室,主任均由市领导担纲。随后6月22日,在无锡市委、市政府召开的全市体制创新工作会议上,杨卫泽强调“要下决心用一年左右时间实施改革攻坚,争取在一些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实质性突破”;“尽快尽早建立文化、教育、卫生、体育四个管理中心,做到成熟一个,挂牌一个。” 按照要求,市属公立医院和卫生学校全部进入医院管理中心,非义务教育阶段的市属高中及中高等职业技术教育全部进入学校管理中心,市属文化事业单位全部进入文化艺术管理中心,市属体育场馆和训练机构全部进入体育场馆管理和训练管理中心。 三个月后,9月29日,医管中心率先挂牌亮相。随后,学校管理中心、文化艺术管理中心、体育场馆和训练管理中心相继成立,涉及四个部门79个单位、1.2万多名人员。 这一“管办分离”改革当时被众多媒体所报道,有称按照杨卫泽的设想,管理中心的建立,最明显的作用在于理顺政府、中心和事业单位的关系:政府归位到应有的监管和服务上来,更注重政策与规划;管理中心是政府办理各项公益事业的主体,履行国有资产出资人职责,监管事业单位的人、财、物和业务;各事业单位被赋予更大自主权,建立社会事业领域的新型法人治理结构和激励约束制度。 彼时,杨卫泽对媒体称,成立管理中心,就是要通过“政府不再做老板”解决有关职能部门这种既越位、错位又缺位的问题。 不过这种设想未完全实现。在上述江苏律师看来,其中问题包括,一是重复设置机构;二是权力部门间的“打架”。无锡市发改委综合处一名工作人员称,“管办分离”将会被撤销,目前具体的方案正在优化和深化中。 人情仕途 2001年1月至2004年11月,杨卫泽担任苏州市长。期间,2004年8月,苏州市副市长姜人杰被“双规”,后因受贿1亿多元被判处死刑。姜人杰在担任苏州市副市长期间,分管苏州城建、交通、房地产开发等领域,同时兼任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常务副总指挥、苏州城市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和苏州市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总指挥等职。 在主政地方期间,杨卫泽的政绩曾被夸赞,也有官场人士认为其是个执行力极强的“能人”。 2014年10月底,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向江苏省反馈巡视情况时曾称“能人腐败”问题突出、“一些领导干部与老板之间保持相对稳定的关系圈子,进行封闭式权钱交易”。按照以往经验,巡视组反馈的问题每一句都“确有所指”。 在被调查前,其出事的传言已在坊间传播一年有余。南京一名处级干部称,在这段时间内,杨卫泽靠工作舒缓压力。期间,他的脾气变得有些暴躁,经常对下属发火。 就在传言甚嚣尘上时,南京市委办公厅四处副处长周君及其丈夫因涉嫌泄露中央纪委调查信息被调查。之后没几天,2014年9月18日凌晨5时许,在三个月前被免职的南京市六合区前区委书记娄学全在家中上吊自杀。 知情人士称,娄学全为杨卫泽“圈内人”,两人关系不错,因为同是南通老乡,还同为交通系统干部出身。在杨卫泽在任期间,娄学全也被迅速提拔。 娄学全被免职系因带领六合区四套班子成员到南京化工园考察调研时,接受化工园管委会的宴请并收受2000元慰问金。与其熟悉的人士称,被免职后的娄学全一直赋闲在家,因上级组织一直没有明确“接下来怎么办”,娄学全曾找领导,但上面始终避而不见。 娄学全出事后,一首七律诗在网上流传:“今日鸿门剑指谁?殷勤劝醉暗藏雷。江湖未有真情酒,为主酩酊却饮悲。满眼新荫难庇佑,一船旧友且相陪。桃源渡口人忽醒,由己之身弃秭归。”上述熟悉娄学全的人士认为该诗为娄学全所作,从诗也可见娄学全“当时的思想有多复杂和煎熬”。知情人士称,周君及其丈夫被调查,正是因为娄学全向在南京市委办公厅工作的周君打听中央纪委的办案信息,周君又通过其丈夫获得消息。“事发后他压力很大。” “为一时好官容易,做一世好官不易”,“不做不仁之事、不沾不义之财、不染不正之风、不干违法之事”,可惜杨卫泽如此表态后三个月不到,即被调查。 知情人士透露,2015年1月4日,和杨卫泽被查同一天,无锡新区区委宣传部长余敏燕及其做公路工程的父亲被有关部门带走。 余敏燕被指与杨卫泽有密切关系。她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钢琴专业,原是南京邮电大学的团委老师。无锡市当地知情人士称,余敏燕与杨卫泽相识源于前者的一次考察,之后走上仕途,被调任无锡市北塘区区长助理,升任无锡新区区委宣传部长。履新之时,时任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还赶往无锡,出席了干部交接会议。 随着季建业、杨卫泽相继被查,江苏的反腐盖子正在慢慢揭开。财经杂志 记者张玉学 实习生宋佳/文

冻融试验机

恒温恒湿试验机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