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墩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墩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专家我国明年有基础有能力推动大规模减税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6:28:39 阅读: 来源:冷墩钢厂家

专家:我国明年有基础有能力推动大规模减税

全面深化改革开局之年即将结束,随着一批批带有顶层设计性质的综合改革实施方案相继出台,以及一项项具有标志性、关键性、引领性作用的重大改革举措陆续推出,改革总体部署全面展开,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向纵深推进。明年的改革动向成为各界最为关注的话题。 每经记者 周程程 发自北京

今年是全面深化改革元年,年末之际,总结存在的问题,探寻问题产生的原因及解决办法,正当其时。明年的重点改革领域在哪儿?又有哪些迫切的任务亟待完成?这也是各方关注的重点。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带着上述问题,专访了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微博]案例研究中心副主任刘胜军[微博]。

多领域改革取得进展

NBD: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到现在已有一年的时间,回顾这期间的改革,您觉得具有重要意义或者影响力的有哪些?

刘胜军:在财税领域,《预算法》获得了修订。《预算法》修订四度审议,在理念上向透明、问责、预算法定迈进了一步。

在金融领域,各方关注的利率市场化方面,目前出台了存款保险制度条例(征求意见稿),这是利率市场化的重要一步。并且,国家还批准了5家民营银行,这将给银行业带来一些改变,将对利率市场化、金融创新、提升金融效率产生积极影响。

此外,到目前国务院已推动了600多项简政放权,其中最受关注、效果最大的应属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从实缴制到认缴制的改革。而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目前也正在被规范中。

NBD:在您看来,改革中面临着什么样的问题?

刘胜军:首先,许多领域的改革方向都在设计,但具体的方案迟迟未出,如金融、财税、国企、土地等重点领域的改革进展较为缓慢。

此外,在简政放权方面,全国人大也提出两个问题。第一,放权较多,但含金量不高。第二,很多权力不是取消了,而是下放了,如从国家发改委下放到省发改委。

NBD:在您看来,这些问题应该如何解决?

刘胜军:首先,需要加快相关方案制定与出台的进度。另外,可以在改革策略上作出些许调整,如对“不改革且身居重要岗位的领导干部”进行追责。

第二,应该抓紧对一些重点领域的改革突破,藉此产生很大的示范效应。例如可以考虑力推IPO注册制改革,再取消发改委一些“含金量高”的审批权等。

有能力进一步大规模减税

NBD:除了上述重点领域外,您认为还有哪些领域明年有望大力推进改革?

刘胜军:其实很多领域都可以作为重点,也应该作为重点。例如国有企业改革,应当注意的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确定明年经济工作主要任务时明确表示,“推进国企改革要奔着问题去”。

这就针对当前混合所有制建设给出了一个非常好的目标。即2015年的国企改革方案应当非常明确,围绕具体解决什么问题,这样才能使混合所有制改革走向正轨。

此外,还应该加大减税力度,这不仅是一种刺激,也是一种改革。

现在,不少地方的市场主体,特别是中小企业的生存与发展较为困难,税费过重是重要原因之一。所以,我认为完全有基础有能力可以在2015年推动大规模减税。

NBD: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改革要在2020年之前取得决定性成果,怎样可以体现出改革取得了成功?

刘胜军:观察改革成功与否,最直观的体现之一便是政府对企业微观行为的干预应该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并且,在企业经营中,大量的事前审批应该退出历史舞台,应变成一种备案制。例如,一个企业要去海外收购,无需政府审批,只要备案就行了。这方面上海自贸区也做了一些实验,如果大多数的经济区都能够做到从事前审批向事后备案过渡,那么我们整个经济的活力会有一个很大的提升。

综上所述,我认为,还是要回到李克强总理说的那句话上———法无禁止皆可为。如果这种理念得到真正的落实,政府的权利就将得到一个有效的限制和规范。

破除垄断是迫切任务

NBD:下一步改革中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刘胜军:应当破除垄断,垄断带来的后果包括压制创新与抬高消费者的成本等。

垄断企业获得的利润本质上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消费者剩余,由此从整个国民收入分配的格局出发,也应当打破垄断,这是非常迫切的任务。

例如,目前可以看民营银行的设立,那么电信领域为何不能够开放呢?仅靠混合所有制及PPP(公私合营)远远不够,应当让民企与中移动、中国电信[微博]、中国联通公平竞争。

NBD:未来在促改革、调结构与稳增长之间,应该如何权衡?

刘胜军:首先,促改革和调结构两者间没有任何的问题与冲突,改革充分则结构自然就调整过来了。调结构的关键并非靠发改委去规划何种产业多,何种产业少,其核心是在于体制理顺了,改革到位了,市场自然会进行调整。

稳增长短期内也很有必要,如果经济不能保持相对平稳,则改革很难有一个好的环境。如果经济出现较大风险,改革也可能出现倒退。从这个角度来讲,适度的稳增长是必要的,但是稳增长的目的是为改革赢得时间,这也要从理念上明确。

另外,稳增长目前在方法上也存在一定问题。过去稳增长总是依靠货币投放与财政投钱,这两种方法并未取得实质性效果。并且,降息、降准的效果一定程度上也是有限的。

在我看来,真正解决稳增长的问题,首先要有魄力进行大规模减税,力度一定要大。此外,还要尽快将金融体系的拥堵、梗阻打通,将审批放开。彼时,市场散发活力,许多经济不稳定因素自然也会减少,这才是正确的方向。

成都到辽宁物流

拉萨轿车托运

重庆到乌鲁木齐大件运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