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墩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墩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纺织服装业:“用工荒”终结廉价制造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6:15:12 阅读: 来源:冷墩钢厂家

纺织服装业:“用工荒”终结廉价制造

摘要:进入3月以来,一些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新一轮“用工警报”频频拉响。从“用工慌”到“用工荒”,一年之内劳动力市场供求发生彻底逆转。计划不如变化快,年前计划年后改,这是不少企业所没有料到的。

进入3月以来,一些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新一轮“用工警报”频频拉响。从“用工慌”到“用工荒”,一年之内劳动力市场供求发生彻底逆转。计划不如变化快,年前计划年后改,这是不少企业所没有料到的。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用工吃紧的不仅是珠三角、长三角,在山东、安徽、河北等地“用工荒”也在迅速蔓延。综合各地情况来看,缺工主要集中在技术含量低、附加值低的建筑装饰、电子电器、玩具、小型制鞋、五金、纸品等劳动密集型行业,许多企业因为缺工导致断产停工,新一轮的“用工荒”使诸多企业陷入困境。

用工何以“荒”?

中国皮革工业协会人士分析认为,“用工荒”透视出“廉价劳动力时代”的多重欠债——无论是看得见的薪酬、社保、福利,还是看不见的休息权、话语权,都构成了“廉价劳动力时代”看似消退其实积重难返的负面效应。因此“用工荒”其实更多的反映出农民工群体迫于无奈、在权益停滞不前下的“次优选择”,需要公共决策者以更大决心与魄力对症下药,开出良方。

在笔者看来,目前出现的企业用工紧张现象,表面上看是由于国际金融危机影响逐渐消退、经济迅速回暖而导致的劳动力供不应求。但从我国经济发展与劳动力供给的总量分析,眼下还远未到劳动力紧缺的地步。当前的“用工荒”并非全面的,而只是暂时的、局部的,特别是一些主要靠定单生产出口的企业,由于工资待遇较差、工作技术含量低和生产季节波动大等原因,往往年初招人、年底工人流失、明年初再招新人,最易受用工荒的困扰。若从更深的层面分析,用工紧缺一方面是由于中西部地区经济逐步崛起,农民工就业有了更大的选择空间,从而使劳动力逐步分流乃至回流,这表明珠三角和长三角对廉价劳动力的吸引力已然降低。

另一方面,“用工荒”也表现为劳动力的结构性短缺,在普通工不能满足需要的同时,受过专业培训、素质较高的工人则更加紧缺。更为重要的是,长期以来过分依赖所谓“廉价劳动力”优势的经济增长模式,以及它所带来的工资少、福利差、社会保障空缺、劳动技能低下等弊端,已被权利意识逐渐增强的农民工以“用脚投票”的方式抵制,这表明依靠廉价劳动力投入为经济增长重要动力的发展模式已经难以为继。

“80后”管理研究专家、青岛成霖科技董事长特别助理韩军认为,还有一方面原因不容我们忽视,那就是现有的人力资源管理模式已不适应新生代劳动力的特点。以独生子女为主体的80、90后新生代劳动力已不再如同他们的父母,他们追求的是张扬的个性、崇尚消费、追求平等、厌恶单调,他们注重现实、生活舒适、注重尊严、厌恶强权,他们身后有六位老人强大的经济后盾,没有兄弟姊妹之间的交流、帮助与竞争。韩军分析,企业面对这样一个占世界总量第一的新生群体,人力资源管理观念和方式不转型,恐难将“中国制造”进行到底。“人力资源低成本”时代已经过去。

到危机中去寻找机遇

“用工荒”已为廉价的中国制造敲响了警钟,中国制造究竟何去何从,选择什么样的道路,这已经成为摆在企业家面前的深刻命题。当然,面对“用工荒”,我们的企业家们也不必过于“心慌”。“用工荒”所折射出来的是用工的“危机”,但“危机”一般都包含着两方面的内容:“危险”和“机遇”,我们不应只是看到“危险”,也应该发现“机遇”。

中国皮革工业协会副理事长、青岛亨达集团董事长王吉万认为,“用工荒”实际上是“中国制造”结构向好前的阵痛,也是中国经济科学发展黎明前的曙光。它将倒逼企业结构调整、企业技术进步、企业文化发展、沿海城市“固民政策”的出台,乃至中华文明的复兴。

危机中往往孕育着机遇,关键是如何把握的问题,进而如何在思维上、战略上做好充分的提前准备。

转型不是一日之功

国外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案例值得我们反思。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是世界制造中心,1955-1975年,日本平均每年有72.5万人的“农民工”进入城市,加入制造业大军。这段期间,“农民工”占全国就业总人数的64%。以至于后来,日本农村劳动力大量缺乏甚至到城市“招工”。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日本保留了电子产业和汽车产业等高端市场,而逐步将其他制造业转向台湾和中国大陆,完成了本土制造业的转型升级。

综观世界制造业的发展路径,目前虽然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仍然占据着世界制造中心的位置,但随着中国人口结构的倒梯形结构已经开始呈现,中国劳动力富余供给的情况已在发生改变。对于中国制造业,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分析未来面临的出路,笔者发现,一是,一定要加快企业转型升级,早准备、早适应、早执行,改变靠资源优势和成本优势的粗放经营,向集约化的高效、低耗的技术密集型卓越制造转型,这也是今年两会代表和各地政府在讨论和思考的重头题;二是,向资源相对低廉的中国内陆地区及越南、印度、缅甸等国家转移,但绝对不是重复改革开放初期的路子,先污染后治理、先发展再反思;三是要引入“退出机制”,淘汰过剩、落后产能。在日本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是30年,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却只有短短的2.9年,淘汰机制已然在加快运行。1 2 3

旗袍款式

旗袍礼服订做厂家

虾脊兰养殖技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