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墩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墩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为整顿市容而禁乞合适吗

发布时间:2020-07-13 14:49:55 阅读: 来源:冷墩钢厂家

深圳市罗湖区的城市管理工作人员正面对这样一个难题:如果你管辖的街道上,有乞讨者,流浪者,你要把他劝走,可是,如果他不走,你就麻烦了,根据新近出台市容环境量化考核指标,你可能会被扣分。流浪乞讨、露宿人员出现在主干道、次干道和其他城市道路,分别给予2分/人,1分/人和0.5分/人的扣分。(7月2日《南方日报》)

乞讨群体中会伴随一些违法犯罪,可以有针对性地进行打击。但一律“禁乞”则是一种懒政或渎职。看似维护了城市的“整洁”,却因伤害不同的人追求自由生活的权利而留下“污点”。

街头讨求乃权利 城管禁乞非义务

街头乞讨、城管扣分,于国内城市禁乞并非首次出现,但将禁乞与城管如此紧密地量化联系起来,并不多。资料显示,深圳目前流浪乞讨人员多达2万余人,其中90%以上的乞讨人员把乞讨当成是谋利的手段——牟利也许天然令人反感,但很显然,既已决定禁乞,且以城管之力来行之,实际已隐含了两个预设的前提:一是街头乞讨非法;二是禁止街头乞讨是城管义务和责任。事实上,这俩前提都存在悖论。

不可否认,乞丐中既有走投无路者,也有心存懒念的职业乞丐,但这些都不重要,只要行为不影响公共安全,不侵犯他人的民事权利,乞讨首先都只是一种权利。在一个开放文明的社会里,“穷人”有权在无损社会利益的前提下通过任何方式进行自我救济,这种自我救济不能被轻易剥夺。

如同洁癖化的城市秩序不现实,依靠城管力量来禁乞也是不现实的:禁乞虽然看似只是让衣着褴褛者不再出现在街头,但要让乞讨者不因懒惰或生活所迫继续乞讨,它所需要的更是系统公共作为的合力,于期间,尤需救助部门和民政部门的深度持续发力,让乞讨者重新获得生活救济的渠道与动力——这些都非城管的义务,也非其一身之力能承受的重量。

问题只在于,因为城管的“妾身未明”,因为城管执法无边界的弊端,现实中的城管更应该限权而不是扩权。为追求“井然有致”的城市秩序,甚至是依靠扩展城管强力来实现治理表象上的完美,那么衍生的就只能是浅层面治理成效:乞讨者在城管驱赶之下与他们“躲猫猫”、打游击战。长此以往,城管为完成指标滥用执法权致形象受损不说,甚至还可能上演暴力和冲突。(重庆时报)

谨防“市容指标”异化为“禁乞令”

深圳似乎不是孤例。从相关文件到考核指标再到路面执勤,近年来一些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救助”异化为城管执法中的“禁乞令”,路径大致同此。在公共舆论平台的多次讨论中,乞讨作为公民个人的权利与自由,已经且正在凝聚越来越多的社会共识。

但有些城市管理者仍固守另一种观点——比如罗湖区城管局一位大队长一方面认为“行乞也是公民的一种权利和自由”,但另一方面却认为“职业行乞,在一定程度上扰乱了公共秩序,影响了社会治安”。

有“职业乞讨”和乞讨群体中伴随一些违法犯罪,是部分城市坚持推行“禁乞令”的主要出发点。问题在于,如果我们认同乞讨是个人权利,把乞丐当作“职业”同样是个人权利。对私权利而言,法无明文禁止即可为。

宪法和法律均未禁止“职业乞丐”,作为行政法规的《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非但未禁止,反而不分“职业乞丐”或“业余乞丐”,一律强调“救助”。深圳的立法也不能超越国家法律另建新规。现行《深圳经济特区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是深圳市容管理最直接的法律文件,也无涉及流浪乞讨人员。

既如此,“禁乞”就是没有法律依据的。经过公共舆论这么多年围绕禁乞的合法与非法之争,城市管理者也在调整策略。至少,在所有“相关文件”中,应该找不到“禁乞”的字眼。现在深圳罗湖考核方案中的相关指标,也堂而皇之地冠以“流浪乞讨人员救助”之名。问题恰恰就出在,这种层层加码的“指令”,事实上在将基层工作人员赶往“禁乞”的单行道。

至于乞讨群体中会伴随一些违法犯罪,这和“禁乞”更没有必然的关联。有犯罪打击就是了。主张乞讨合法,并非主张乞讨中的犯罪合法。将乞丐强行赶走或强行禁止,而不是对其中的犯罪依法查处,这从城市管理上来说是懒政,从打击违法犯罪上来说则是渎职。

地方政府在城市管理和建设中,的确需要防止“城市洁癖”思维。处于城市化进程中的中国城市,不可能杜绝乞讨现象,尽管这种现象在有些人看来不太顺眼,甚至“有碍市容”。这样的考核方案,看似维护了城市的“整洁”,但却因伤害不同的人追求自由生活的权利而留下“污点”。(新京报)

抚顺西装设计

昆明订制工作服

鸡西订做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