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墩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墩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桑兰背后价值18亿元的真相

发布时间:2020-07-13 15:06:11 阅读: 来源:冷墩钢厂家

高位截瘫的原中国女子体操队队员桑兰,日前通过代理律师向纽约南区联邦地方法院提交18项诉讼,状告5家机构和三名个人,每项诉讼要求索赔1亿元,总额为18亿元。

然而桑兰的是非并没有停止,5月4日上午,桑兰的经纪人男友黄健在自己的微博里曝出桑兰曾遭监护人之子猥亵。再次引起轩然大波。

在一个笑容温暖,身残志坚的女孩儿背后,到底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桑兰的受伤是意外?还是事故?

1998年7月,17岁的桑兰在第4届友好运动会的一次跳马练习中受伤,造成颈椎骨折,胸部以下高位截瘫,令桑兰不得不终日与轮椅为伴。然而,时隔12年后,这位曾经以顽强乐观精神感动世人的前体操选手在微博中首度爆料,称当年的“意外”实属“人祸”。

她透露,当时她的动作变形是因为在她练习时有一名教练临时撤走垫子,“这种干扰直接导致我空中姿态犹豫,最后导致今天的结果。如果诉讼,我将不会起诉这名教练。但主办方对场地管理以及秩序混乱是导致事故的原因。”

桑兰强调,之所以时隔多年再提旧事,是因为当年的一些外界因素不允许她“寻求说法”,“12年后我的教练和当年的许多当事人已经退休,和原单位已经没有什么关系,如果我现在对事故责任方采取法律措施,那么这些当年的‘证人’就不会被单位再次下达封口令。显然,我也可以通过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

她的经纪人男友黄建在此间通过电话确认,桑兰发布微博并非一时冲动,她早就着手收集当年受伤事件的相关资料,准备打这样一场跨国官司。

伤残、退役后的运动员路在何方?

桑兰在微博中暗示,中国国家体操队在她受伤后12年间不闻不问,“我在北京生活了12年,每年的体操队春晚都没人邀请我(难道是我架子大?)。前些年王钧副局长来家看望我,要求体操队邀请我参加他们的春晚,我才有幸回了一次体操队。”

我们看到,在邓亚萍从政、田亮从艺、吴小旋出国、张宁执教、罗雪娟读书的光鲜背后,更多的运动员被淡忘了,而这些运动员中,退役篮球运动员黄成义因比赛受伤、手术失败失去行走能力;全国举重女子冠军邹春兰退役后到澡堂替人搓澡为生;前亚洲最佳门将张惠康因抑郁症退役后生活困难,靠卖彩票为生;亚洲重量级举重冠军才力因项目导致肥胖,退役后靠呼吸机生存,后呼吸衰竭而死。目前,得到“妥善安置”的退役运动员只有千人左右。这些悲惨现实背后,凸显的是中国对运动员保障欠缺的现实。

凤凰网评论道,举国体制的体育事业下,是无数怀抱着为国争光出人头地梦想的体育人,他们为了术有专攻,放弃了学习其他生活技能的机会,牺牲了自己的青春与健康,只为换来领奖台上那一刻的荣耀。然而时过境迁,当我们回过头去看那些曾经在运动场上挥汗如雨的运动员们时,我们谁关心过他们的明天将是什么样子?一种狭义的成功定义与价值观毁了他们的一生。

争议:榜样?还是欺世盗名?

根据桑兰代理律师海明介绍,起诉刘国生、谢晓虹夫妇是因为,作为监护人,他们没有很好履行应尽的责任。当年桑兰只有17岁,还不到法定提起诉讼的年龄,但作为监护人应该替她去争取权益。另外根据起诉书,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在担当监护人过程中,还存在不当得利、侵犯隐私等行为。

对于桑兰的起诉,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很失望,希望大家吸取教训。刘谢夫妇在博客中表示:“10多年来,我们对桑兰除了付出就是付出,如今她的律师倒过来控告我们,已经严重损害我们的名誉,对此我们保留反控索赔权。有网友认为这是‘管闲事’管出来的结果,我同意我们‘好心不得好报’,希望大家从我们的遭遇中吸取一些经验教训。”

有网友认为,桑兰状告当年的监护人,这个行为触动了中国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道德底线。一则名为《桑兰,把人性中最丑恶的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的帖子开始在网上流传,桑兰也被贴上了“忘恩负义”的标签,如同打开了尘封已久的潘多拉的盒子。

其实,在过去的13年里,桑兰已经承受了常人无法理解的痛苦,她有权去维护自己的权益。13年前的真相是什么?我们都想知道,它关乎一个人的尊严,也关乎着体育道德。然而在没有弄清真相的情况下,我们应当保持足够的理性,不要去恶意揣度或攻击他人。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我们看不到13年前的真相究竟是什么,但是在举国体质下退役受伤运动员的安置的确一直是很严重的现实问题也是种事实。我相信桑兰提出诉讼是有足够的委屈的。没有没来由的诉讼,也没有也不会有没来由的报复。诉讼背后的故事,经过调查肯定是会有头绪的。13年的时候,桑兰从孩子也长大了,她有足够的能力去判断是非了,相比那些光环绕着的世界冠军她现在的坚强已经是让人微笑着了。我相信她,至少我还记着她有微笑的站在领奖上时候纯真的样子。——杨文

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桑兰也不例外,我们无权指责他人,更何况桑兰是运用法律的手段。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桑兰受伤的真相还未公布,请不要对这个无辜的人指指点点,她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常人无法体会的到!——张欢

桑兰的起诉只是一个导火索,所引燃的是整个体育界的不合理,由于现在中国对运动员的保障严重欠缺,不仅使已退役的运动健将得不到应有的优惠,反而还阻挡了更多的人为进军体育事业的决心,这些都将对中国的体育发展事业构成一定的阻碍。光拿桑兰来说,还只是个孩子的时候便要遭受常人所不能体会的艰辛与苦难,这些都是因为所谓的“为国争光”而造成的,在感谢只能先谢国家的年代,还有什么是属于自己的。也希望国家能给桑兰一个交代,一个她奉献了整个人生的应该得到的赔偿。——于瑶瑶

在真相大白之前,先不要下结论的好。不过,我从整个事件中,也猜到了十有八九的真相。这是中国的习惯做法。所以,我们以后在教育自己和孩子的时候,要把这些习惯做法列入教育大纲。在选择一个东西之前,先想好自己可能要付出的代价。更好地保护自己。——龙在天

在没有弄清真相的情况下,我们应当保持足够的理性,不要去恶意揣度或攻击他人。我们应该具有探寻真相的信心,但在没有得到真相之前不要随意下定义加判断。但能肯定的是,中国对运动员退役后如何保障生活的处理还不够健全,但如此巨大数量的运动员和运动员本身在役时间长短就决定了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小问题,所以这个体制和法规的确定还需要长时间的考虑和完善。——胡倩

去年在电视上看过一个专访桑兰的节目,对其中的大致情况略微了解的更详细一些。有很多东西大家往往看到的是表象,而凭着这种表象就去随意的指责A或者B,其实当你有幸了解真相后,就会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心情”吧。在桑兰当年高价补偿的费用后面,却限定了诸多因素,使其看似实非,而桑兰日常的正常医护费用就是一个很庞大的数字,我想这个事情,我们不要急着表态,还是要先肯定一下这个坚强的女孩子吧。——李斐

我们现在无法去下定论说孰是孰非,但是对于桑兰运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权益的做法应该得到肯定,说明民众的法律意识在不断觉醒。另外通过桑兰事件需要很多相关部门去思考现有的举国体育制度是否与原有宗旨相违背,对于退役运动员,相关职能部门应该怎样去引导和进行保障,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程鹏丽

个人认为,现在我们看到的都是假象,也许我们永远都不知道真相是什么。针对这件事,我会一直关注,但我不会发表评论,孰是孰非我不知道,恐怕大家都不知道,一味的去发表看法,只会成为别人手中的工具,我们还是集体沉默吧。——李特

13年的那一幕很多关心体育和关注桑兰的人都历历在目,我们不好去评价孰对孰错,因为我们不了解真相。但我们却能从制度方面为桑兰说几句话,13年她的生活艰辛时常见于媒体,有人质疑她,有人支持她。我想从制度上我们就没有做好运动员的保障工作,国际机构也未提供必要的救助(这是诸多媒体报道内容),刚开始几年主要靠救助生活,一个著名运动员尚且如此,何况其他运动员呢,我们不得不反思我们的运动员保障制度,从法律上,从劳动上,从身心健康方面给予健全的保障,这也是保障我们体育事业科学发展的基础。——倪卫校

说桑兰“忘恩负义”是不对的。因为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当事人知道。通过诉讼程序,事实会更清楚明白。我们不要怕揭掉温情脉脉的面纱,因为世界本来就不是温情脉脉的。要正视淋漓的鲜血。——王俊岭

桑兰时隔十二年才把当年受伤真相公之于世,我没有学过法律,但也略懂一点,桑兰这个案件按照法律来讲应该是早过了有效诉讼期,现在再来寻求法律武器保护自己,以法论法,法律是不是还能够保护她,我不敢说,只能靠法律专家回答。不过桑兰的对中国运动员退役后的状态曝光的确让国民大为吃惊,我原来以为得过名誉的运动员退役后都能风风光光地转行,原来我们看到的都是片面的风光,还有一大部分的昏暗现象鲜为人知,如果桑兰讲的是实话,那么国家应该怎么面对这些运动员们?我们都要为他们讨个说法。——高欣婷

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这是相对应的一组极端表现。究竟谁是谁非,只有当事人知道,对此,不予评论。但是,文中提到有些运动员面临生活困难,这值得引起深思。对运动员保障制度应给与更为合理和健全的规定和安排,应该照顾其日常生活。——刘鹏飞

自从知道竞技体育的一些实际情况后,我就不再赞同竞技性比赛了,因为这并不是健康锻炼,不符合以人为本精神,它除了带给祖国一些荣誉外,带给运动员的大都是极限训练后后半生的不适。提倡全民健身没必要通过大搞竞技运动形式,事实上,在今天,它几乎成了类似于跑马、赛车、甚至是赌博的一种商业赚钱工具,大众消遣工具。这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如桑兰所说,当今的时代,快速发展泥沙俱下的时代,急功近利者居多,追星者居多,关注关心不幸成为失败者的,和遭遇挫折的,寥寥无几。世态炎凉是常事,人间正道是沧桑。所以,我支持桑兰争取个人正当权利的申诉。——栗彦卿

在轮椅上生活了这么多年,那种痛苦不是我们正常人可以想象的。12年之后,我觉得如果是我,肯定也想明白很多事情了,不会去无事生非无理取闹。其次,她现在是通过法律诉讼要求赔偿,不是去被告人家里去抢钱;能不能拿得到,我觉得基本还是取决于事实真相的。所以,请网上那些骂她的人,积口德,有底线。 再一个,对于体操、举重这种项目,我不爱看,我想,是不是考虑取消掉,我不知道存在的意义是什么。——马超

举行奥运会、亚运会、世博会、大运会的目的是什么?我一直没搞懂。给桑兰一点掌声吧,毕竟她总是把微笑留给我们,把不为人知的苦痛埋藏心里。——严颜

不明白为什么,她现在会站出来说,我要告!也不明白,这些年,她是怎么过过来的!?——彭羽

这件事看起来更像一件私事。需要隐私保护的那种。可是,是什么原因,要在十多年后才开始动手,并且有一开工便不要回头箭的决然。媒体如此是大肆渲染,是为了寻求“真相”还是为了更快的找到“真相”。这些似乎都黑暗了。记者有时候暴露新闻,并不是为了给观众一个真相,而是为了给当事人一些效果。让无法看到真相的人看到真相。何其可悲啊。——潘昕妙

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们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作为局外人,任何评判都是不公正的。唯一的方法是,给予想要诉讼的人以诉讼的权利,给予需要辩护的人以辩护的权利,法律有的时候是要剥除掉道德的光环和外衣,才能逐渐接近事情的真相的。真相,才是我们评判的唯一标准,而不是情绪化的猜测与不满的宣泄。——西铭

钦州订做工作服

运城订制西装

济南订制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