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墩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墩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傅蔚冈局部优化的居住证管理办法

发布时间:2021-01-21 13:51:49 阅读: 来源:冷墩钢厂家

傅蔚冈:“局部优化”的居住证管理办法

经过近六个月的征求意见,《上海市居住证管理办法》终于出台。在6月19日举行的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有关部门负责人向社会各界详细介绍了申领上海居住证的条件和待遇。据介绍,上海市居住证主要具有三方面的功能:一是作为持证人在本市居住的证明;二是记录持证人的基本信息;三是办理和查询个人积分,享受相关公共服务。  自2002年起,上海开始实行人才居住证,之所以采用人才居住证,本质上是想通过此种办法在现有的户籍制度下为上海引入更有竞争力的人才。新《管理办法》与此前的办法相比较,一个最大的进步就是对居住证持证人的“条件管理”将相对弱化,取而代之的是通过设置相应的指标体系,对持证人进行“积分管理”。  与北京等地遮遮掩掩且不知所云的办法相比,上海目前的办法显然更加具有可操作性,什么样的人可以领取何种居住证,并能够享受何种待遇,都可以在这个办法里找到。但是,有些时候规则太过于明确也有不利之处,一个非常简单的原因是,在现有的规则下,不同工种享受的待遇并不一致,在上海呆了同样的时间,为什么扫马路的就不如在办公室上班的?这是不是歧视?如果没有明确的规则,那么这两个工种之间永远也不会有交集,但是一旦给予不同的分值,矛盾就会发生。  当然,也有人会为政府的这种做法进行辩解——— 事实上政府也就是这么想的,政府之所以这么规定,是想找到那些对上海发展有贡献的人才。但问题是,按照目前的这个办法,上海能够找到自己所希望的人才吗?我看很悬。  目前的办法看起来很科学很规范,但本质上也就是一只纸老虎。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目前的各种条条框框,无非是政府提供了一种选马的标准。但是这种按照政府提供标准筛选出来的马匹能不能成为经受市场考验的好马,还是值得质疑。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当年马云到上海创业不受待见,最后悻悻然回杭州,据说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非名校毕业。有名校背景的人创业成功的可能性比较高,但也不能排除那些像马云一样非名校毕业的人,事实上,这些人还不少,众所周知的“三马”——— 马云、马化腾和马明哲都不是名校出身。但是在上海的这个居住证管理办法中,这些人在创业初期时享受的待遇可能要远低于那些名校毕业的上班族。  更为直接的质疑是,名校博士毕业为上海所做的贡献是否就一定高于一个清洁工为上海所做的贡献?在目前的办法中,对教育背景和专业技能尤为看重:教育背景指标最高分值110分,专业技术职称和技能等级指标最高分值140分。相比较之下,年龄分值较少:年龄指标的分值最高30分。按照这个分值,意味着高学历者给上海的贡献远大于低学历者,但真的如此吗?未必。现在大学的新晋讲师可能是供大于求,但一些类似于清洁工的低端工作可能是一卒难求。如果说这种情况反映了某种现实,应该是后者比前者更加珍贵才是,尽管在现有的办法下类似“环卫”等特殊公共服务可以享受加分,但加分幅度也只有20分——— 远逊于高学历者,换句话说,目前这个办法下没有体现出工作的稀缺程度,高学历者永远比低学历者更加受到重视。  对于非户籍居民而言,申请居住证的最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享受上海的公共服务,比如说子女教育和社会保障。在任何一个国家,个人如要享受政府提供的社会保障,一般都需要个人提供一定的对价——— 都需要个人先行缴纳相关的费用。但是对于子女的教育,则很少有国家作类似的规定。  为什么不能因为父母的情况而限制子女的教育?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子女无法选择出身,不同阶层的家庭对子女的教育本身就已经存在差异,如果政府再予以不同的区分,则会强化这种不平等,而这对其子女是非常不公平的。相反,有些国家倒是采取另外的措施来矫正这种出身上的不公平——— 如美国的平权法案。而上海的这些做法,倒是强化了这种先天的不平等,农民工的子女可能永远无法获得在上海参加高考的机会,而大学教授的子女就很简单。在目前各省市高等教育资源不均衡的背景下,这种不公平的格局将会继续延续下去。  当然,以上海的一己之力恐怕很难对抗当下壁垒森严的户籍制度,上海所能做的只是在局部上的优化而已,给居住在上海的1000多万非户籍人口可期待的空间。而且很多时候也并非是“优化”,更明确来说,它试图通过行政指标的方式筛选出上海所需要的人才,那么,何为人才?事实上,一个城市不仅仅需要高精尖的人才,同时也需要各种工种--造大飞机的当然重要,但很多时候其重要性却不如小区的管道工。为什么呢?因为大飞机这种商品可以通过贸易予以解决,但面对面的服务却无法通过贸易予以弥补。从这个意义上说,由政府来为工作划分三六九等本身就很可笑,至于把这种不平等递延到其下一代的子女,则更是荒唐。从这个意义而言,我们所要做的是废除户籍制度,而不是出台居住证管理办法。(作者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