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墩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墩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乔布斯斯坦福演讲稿

发布时间:2021-01-21 15:26:25 阅读: 来源:冷墩钢厂家

乔布斯斯坦福演讲稿(一)

很荣幸和大家一道参加这所世界上最好的一座大学的毕业典礼。我大学没毕业,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离大学毕业典礼这么近。今天我想给大家讲三个我自己的故事,不讲别的,也不讲大道理,就讲三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讲的是点与点之间的关系。我在里德学院(ReedCollege)只读了六个月就退学了,此后便在学校里旁听,又过了大约一年半,我彻底离开。那么,我为什么退学呢?

这得从我出生前讲起。我的生母是一名年轻的未婚在校研究生,她决定将我送给别人收养。她非常希望收养我的是有大学学历的人,所以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我一出生就交给一对律师夫妇收养。没想到我落地的霎那间,那对夫妇却决定收养一名女孩。就这样,我的养父母─当时他们还在登记册上排队等着呢─半夜三更接到一个电话:“我们这儿有一个没人要的男婴,你们要么?”“当然要”他们回答。但是,我的生母后来发现我的养母不是大学毕业生,我的养父甚至连中学都没有毕业,所以她拒绝在最后的收养文件上签字。不过,没过几个月她就心软了,因为我的养父母许诺日后一定送我上大学。

17年后,我真的进了大学。当时我很天真,选了一所学费几乎和斯坦福大学一样昂贵的学校,当工人的养父母倾其所有的积蓄为我支付了大学学费。读了六个月后,我却看不出上学有什么意义。我既不知道自己这一生想干什么,也不知道大学是否能够帮我弄明白自己想干什么。这时,我就要花光父母一辈子节省下来的钱了。所以,我决定退学,并且坚信日后会证明我这样做是对的。当年做出这个决定时心里直打鼓,但现在回想起来,这还真是我有生以来做出的最好的决定之一。从退学那一刻起,我就可以不再选那些我毫无兴趣的必修课,开始旁听一些看上去有意思的课。

那些日子一点儿都不浪漫。我没有宿舍,只能睡在朋友房间的地板上。我去退还可乐瓶,用那五分钱的押金来买吃的。每个星期天晚上我都要走七英里,到城那头的黑尔——科里施纳礼拜堂去,吃每周才能享用一次的美餐。我喜欢这样。我凭着好奇心和直觉所干的这些事情,有许多后来都证明是无价之宝。我给大家举个例子:

当时,里德学院的书法课大概是全国最好的。校园里所有的公告栏和每个抽屉标签上的字都写得非常漂亮。当时我已经退学,不用正常上课,所以我决定选一门书法课,学学怎么写好字。我学习写带短截线和不带短截线的印刷字体,根据不同字母组合调整其间距,以及怎样把版式调整得好上加好。这门课太棒了,既有历史价值,又有艺术造诣,这一点科学就做不到,而我觉得它妙不可言。

当时我并不指望书法在以后的生活中能有什么实用价值。但是,十年之后,我们在设计第一台Macintosh计算机时,它一下子浮现在我眼前。于是,我们把这些东西全都设计进了计算机中。这是第一台有这么漂亮的文字版式的计算机。要不是我当初在大学里偶然选了这么一门课,Macintosh计算机绝不会有那么多种印刷字体或间距安排合理的字号。要不是Windows照搬了Macintosh,个人电脑可能不会有这些字体和字号。要不是退了学,我决不会碰巧选了这门书法课,个人电脑也可能不会有现在这些漂亮的版式了。当然,我在大学里不可能从这一点上看到它与将来的关系。十年之后再回头看,两者之间的关系就非常、非常清楚了。

你们同样不可能从现在这个点上看到将来;只有回头看时,才会发现它们之间的关系。所以,要相信这些点迟早会连接到一起。你们必须信赖某些东西─直觉、归宿、生命,还有业力,等等。这样做从来没有让我的希望落空过,而且还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我的第二个故事是关于好恶与得失。幸运的是,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喜欢做什么。我在20岁时和沃兹(Woz,苹果公司创始人之一Wozon的昵称─译注)在我父母的车库里办起了苹果公司。我们干得很卖力,十年后,苹果公司就从车库里我们两个人发展成为一个拥有20亿元资产、4,000名员工的大企业。那时,我们刚刚推出了我们最好的产品─Macintosh电脑─那是在第9年,我刚满30岁。可后来,我被解雇了。你怎么会被自己办的公司解雇呢?是这样,随着苹果公司越做越大,我们聘了一位我认为非常有才华的人与我一道管理公司。在开始的一年多里,一切都很顺利。可是,随后我俩对公司前景的看法开始出现分歧,最后我俩反目了。这时,董事会站在了他那一边,所以在30岁那年,我离开了公司,而且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我成年后的整个生活重心都没有了,这使我心力交瘁。

一连几个月,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感到自己给老一代的创业者丢了脸─因为我扔掉了交到自己手里的接力棒。我去见了戴维帕卡德(DavidPackard,惠普公司创始人之一─译注)和鲍勃;诺伊斯(BobNoyce,英特尔公司创建者之一─译注),想为把事情搞得这么糟糕说声道歉。这次失败弄得沸沸扬扬的,我甚至想过逃离硅谷。但是,渐渐地,我开始有了一个想法─我仍然热爱我过去做的一切。在苹果公司发生的这些风波丝毫没有改变这一点。我虽然被拒之门外,但我仍然深爱我的事业。于是,我决定从头开始。

虽然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但事实证明,被苹果公司炒鱿鱼是我一生中碰到的最好的事情。尽管前景未卜,但从头开始的轻松感取代了保持成功的沉重感。这使我进入了一生中最富有创造力的时期之一。在此后的五年里,我开了一家名叫NeXT的公司和一家叫皮克斯的公司,我还爱上一位了不起的女人,后来娶了她。皮克斯公司推出了世界上第一部用电脑制作的动画片《玩具总动员》(ToyStory),它现在是全球最成功的动画制作室。世道轮回,苹果公司买下NeXT后,我又回到了苹果公司,我们在NeXT公司开发的技术成了苹果公司这次重新崛起的核心。我和劳伦娜(Laurene)也建立了美满的家庭。

我确信,如果不是被苹果公司解雇,这一切决不可能发生。这是一剂苦药,可我认为苦药利于病。有时生活会当头给你一棒,但不要灰心。我坚信让我一往无前的唯一力量就是我热爱我所做的一切。所以,一定得知道自己喜欢什么,选择爱人时如此,选择工作时同样如此。工作将是生活中的一大部分,让自己真正满意的唯一办法,是做自己认为是有意义的工作;做有意义的工作的唯一办法,是热爱自己的工作。你们如果还没有发现自己喜欢什么,那就不断地去寻找,不要急于做出决定。就像一切要凭着感觉去做的事情一样,一旦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事,感觉就会告诉你。就像任何一种美妙的东西,历久弥新。所以说,要不断地寻找,直到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不要半途而废。

我的第三个故事与死亡有关。17岁那年,我读到过这样一段话,大意是:“如果把每一天都当作生命的最后一天,总有一天你会如愿以偿。”我记住了这句话,从那时起,33年过去了,我每天早晨都对着镜子自问:“假如今天是生命的最后一天,我还会去做今天要做的事吗?”如果一连许多天我的回答都是“不”,我知道自己应该有所改变了。

让我能够做出人生重大抉择的最主要办法是,记住生命随时都有可能结束。因为几乎所有的东西─所有对自身之外的希求、所有的尊严、所有对困窘和失败的恐惧─在死亡来临时都将不复存在,只剩下真正重要的东西。记住自己随时都会死去,这是我所知道的防止患得患失的最好方法。你已经一无所有了,还有什么理由不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呢。

大约一年前,我被诊断患了癌症。那天早上七点半,我做了一次扫描检查,结果清楚地表明我的胰腺上长了一个瘤子,可那时我连胰腺是什么还不知道呢!医生告诉我说,几乎可以确诊这是一种无法治愈的恶性肿瘤,我最多还能活3到6个月。医生建议我回去把一切都安排好,其实这是在暗示“准备后事”。也就是说,把今后十年要跟孩子们说的事情在这几个月内嘱咐完;也就是说,把一切都安排妥当,尽可能不给家人留麻烦;也就是说,去跟大家诀别。

那一整天里,我的脑子一直没离开这个诊断。到了晚上,我做了一次组织切片检查,他们把一个内窥镜通过喉咙穿过我的胃进入肠子,用针头在胰腺的瘤子上取了一些细胞组织。当时我用了麻醉剂,陪在一旁的妻子后来告诉我,医生在显微镜里看了细胞之后叫了起来,原来这是一种少见的可以通过外科手术治愈的恶性肿瘤。我做了手术,现在好了。

这是我和死神离得最近的一次,我希望也是今后几十年里最近的一次。有了这次经历之后,现在我可以更加实在地和你们谈论死亡,而不是纯粹纸上谈兵,那就是:谁都不愿意死。就是那些想进天堂的人也不愿意死后再进。然而,死亡是我们共同的归宿,没人能摆脱。我们注定会死,因为死亡很可能是生命最好的一项发明。它推进生命的变迁,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现在,你们就是新的,但在不久的将来,你们也会逐渐成为旧的,也会被淘汰。对不起,话说得太过分了,不过这是千真万确的。

你们的时间都有限,所以不要按照别人的意愿去活,这是浪费时间。不要囿于成见,那是在按照别人设想的结果而活。不要让别人观点的聒噪声淹没自己的心声。最主要的是,要有跟着自己感觉和直觉走的勇气。无论如何,感觉和直觉早就知道你到底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其他都是次要的。

我年轻时有一本非常好的刊物,叫《全球概览》(TheWholeEarthCatalog),这是我那代人的宝书之一,创办人名叫斯图尔特&S226;布兰德(StewartBrand),就住在离这儿不远的门洛帕克市。他用诗一般的语言把刊物办得生动活泼。那是20世纪60年代末,还没有个人电脑和桌面印刷系统,全靠打字机、剪刀和宝丽莱照相机(Polaroid)。它就像一种纸质的Google,却比Google早问世了35年。这份刊物太完美了,查阅手段齐备、构思不凡。

斯图尔特和他的同事们出了好几期《全球概览》,到最后办不下去时,他们出了最后一期。那是20世纪70年代中期,我也就是你们现在的年纪。最后一期的封底上是一张清晨乡间小路的照片,就是那种爱冒险的人等在那儿搭便车的那种小路。照片下面写道:好学若饥、谦卑若愚。那是他们停刊前的告别辞。求知若渴,大智若愚。这也是我一直想做到的。眼下正值诸位大学毕业、开始新生活之际,我同样愿大家:

好学若饥、谦卑若愚。

谢谢大家!

乔布斯斯坦福演讲稿(二)

谢谢大家!很荣幸能和你们,来自世界最好大学之一的毕业生们,一块儿参加毕业典礼。老实说,我大学没有毕业,今天恐怕是我一生中离大学毕业最近的一次了。今天,我想告诉大家来自我生活的三个故事。不是长篇大论,只是三个故事而已。

第一个故事,如何串连生命中的点滴。

我在里得大学读了六个月就退学了,但是在十八个月之后我真正退学之前,我还常去学校。为何我要选择退学呢?这还得从我出生之前说起。我的生母是一个年轻、未婚的大学毕业生,她决定让别人收养我。她有一个很强烈的信仰,认为我应该被一个大学毕业生家庭收养。于是,一对律师夫妇说好了要领养我,然而最后一秒钟,他们改变了主意,决定要个女孩儿。然后我的排在收养人名单中的养父母在一个深夜接到电话,“很意外,我们多了一个男婴,你们要吗?”“当然要!”但是我的生母后来又发现我的养母没有大学毕业,养父连高中都没有毕业。她拒绝在领养书上签字。几个月后,我的养父母保证会让我上大学,她妥协了。

这是我生命的开端。十七年后,我上大学了,但是我很无知地选了一所差不多和斯坦福一样贵的校学,几乎花掉我那蓝领阶层养父母一生的积蓄。六个月后,我觉得不值得。我看不出自己以后要做什么,也不晓得大学会怎样帮我指点津,而我却在花销父母一生的积蓄。所以我决定退学,并且相信没有做错。一开始非常吓人,但回忆起来,这却是我一生中作的最好的决定之一。

从我退学的那一刻起,我可以停止一切不感兴趣的必修课,开始旁听那些有意思得多的课。事情并不那么美好。我没有宿舍可住,睡在朋友房间的地上。为了吃饭,我收集五分一个的旧可乐瓶,每个星期天晚步行七英里到哈尔克里什纳庙里改善一下一周的伙食。我喜欢这种生活方式。能够遵循自己的好奇和直觉前行后来被证明是多么的珍贵。让我来给你们举个例子吧。当时的里得大学提供可能是全国最好的书法指导。校园中每一张海报,抽屉上的每一张标签,都是漂亮的手写体。由于我已退学,不用修那些必修课,我决定选一门书法课上上。在这门课上,我学会了“serif”和“sans-serif”两种字体、学会了怎样在不同的字母组合中改变字间距、学会了怎样写出好的字来这是一种科学无法捕捉的微妙,楚楚动人、充满历史底蕴和艺术性,我觉得自己被完全吸引了。

当时我并不指望书法在以后的生活中能有什么实用价值。但是,十年之后,我们在设计第一台

Macintosh计算机时,它一下子浮现在我眼前。于是,我们把这些东西全都设计进了计算机中。这是第一台有这么漂亮的文字版式的计算机。要不是我当初在大学里偶然选了这么一门课,Macintosh

计算机绝不会有那么多种印刷字体或间距安排合理的字号。要不是搬了Macintosh,个人电脑可能不会有这些字体和字号。要不是退了学,我决不会碰巧选了这门书法课,个人电脑也可能不会有现在这些漂亮的版式了。

当然,我在大学里不可能从这一点上看到它与将来的关系。不管你现在学习的对于将来有没有用,兴趣也好,应用也好,十年之后再回头看,两者之间关系就非常、非常清楚了。你们同样不可能从现在这个点上看到将来;只有回头看时,才会发现它们之间的关系。所以你必须相信,那些点点滴滴,会在你未来的生命里,以某种方式串联起来。你必须相信一些东西你的勇气、宿命、生活、因缘,随便什么因为相信这些点滴能够一路连接会给你带来循从本觉的自信,它使你走离平凡,变得与众不同。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爱与失的。

我很幸运。很早就发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二十岁的时候就和沃茨在父母的车库里开创了苹果公司。我们工作得很努力,十年后,苹果公司成长为拥有四千名员工,价值二十亿的大公司。我们只是推出了最好的创意Macintosh操作系统,在这之前的一年,也就是我刚过三十岁,我被解雇了。你怎么可能被一个亲手创立的公司解雇?事情是这样的,在公司成长期间,雇佣了一个我们认为非常聪明,可以和我一起经营公司的人。一年后,我们对公司未来的看法产生分歧,董事会站在了他的一边。于是,在我三十岁的时候,我出局了,很公开地出局了。我整个成年生活的焦点没了,这很要命。一开始的几个月我真的不知道该干什么。我觉得我让公司的前一代创建者们失望了,我把传给我的权杖给弄丢了。我与戴维德帕珂德和鲍勃诺埃斯见面,试图为这彻头彻尾的失败道歉。我败得如此之惨以至于我想要逃离这儿。

有些东西在呼唤我:我还爱着我从事的行业。这次失败一点儿都没有改变这一点。我被逐了,但我仍爱着。我决定重新开始。当时我没有看出来,但事实证明“被苹果开除”是发生在我身上最好的事。成功的重担被重新起步的轻松替代,任何事情都不再特别看重。这让我感觉如此自由,进入一生中最有创造力的阶段。接下来的五年,我创立了一个叫NeXT的公司,接着又建立Pixar,然后与后来成为我妻子的女人相爱。Pixar出品了世界第一个电脑动画电影:“玩具总动员”,现在它已经是世界最成功的动画制作工作室了。在一系列的成功运转后,苹果收购了NeXT我又回到了苹果。我们在NeXT开发的技术在苹果的复兴中起了核心作用,另外劳琳和我组建了一个幸福的家庭。

我非常确信,如果我没有被苹果炒掉,这些就都不会发生。这个药的味道太糟了,但是我想病人需要它。有些时候,生活会给你迎头一棒。不要丧失信心。我确信唯一让我一路走下来的是我对自己所做事情的热爱。你必须去找你热爱的东西,对工作如此,对你的爱人也是这样的。工作会占据你生命中很大的一部分,你只有相信自几做的是伟大的工作,你才能怡然自得。如果你还没有找到,那么就继续找,不要停。全心全意地找,当你找到时,你会知道的。就像任何真诚

的关系,随着时间的流逝,只会越来越紧密。所以继续找,不要停。

我的第三个故事关于死亡。

我十七岁的时候读到过一句话“如果你把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过,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是正确的”。这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那以后,过去的三十三年,每天早上我都会对着镜子问自己:“如果今天是我的最后一天,我会不会做我想做的事情呢?”当答案持续否定一些次数后,我知道我需要改变一些东西了。提醒自己就要死了是我遇见的最大的帮助,帮我作了生命中的大决定。因为几乎任何事——所有的荣耀、骄傲、对难堪和失败的恐惧——在死亡面前都会消隐,留下真正重要的

东西。提醒自己就要死亡是我知道的最好的方法,用来避开担心失去某些东西的陷阱。你已经赤

裸裸了,没有理由不听从于自己的心愿。

大约一年前,我被诊断出患了癌症。我早上七点半作了扫描,清楚地显示在我的胰腺有一个肿瘤。我当时都不知道腺是什么东西。医生们告诉我这几乎是无法治愈的,还有三到六个月的时间。我的医生建议我回家,整理一切。在医生的辞典中,这就是“准备死亡”的意思。就是意味着把要对你小孩说十年的话在几个月内说完;意味着把所有东西搞定,尽量让你的家庭活得轻松一点;意味着你要说“永别”了。

我整日都想着那诊断书的事情。后来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活切片检查,他们将一个内窥镜伸进我的喉咙,穿过胃,到达肠道,用一根针在我的胰腺肿瘤上取了几个细胞。我当时是被麻醉的,但是我的妻子告诉我,那些医生在显微镜下看到细胞的时候开始尖叫,因为发现这竟然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可用手术治愈的胰腺癌症。我做了手术,现在,我痊愈了。

这是我最接近死亡的时候,我也希望是我未来几十年里最接近死亡的一次。这次死里逃生让我比以往只知道死亡是一个有用而纯粹书面概念的时候更确信地告诉你们,没有人愿意死,即使那些想上天堂的人们也不愿意通过死亡来达到他们的目的。但是死亡是每个人共同的终点,没有人能够逃脱。也应该如此,因为死亡很可能是生命最好的发明。它陈让新。(www.lz13.cn)现在,你们就是“新”。但是有一天,不用太久,你们有会慢慢变老,然后死去。抱歉,这很戏剧性,但却是真的。你们的时间是有限的,不要浪费在重复别人的生活上。不要被教条束缚,那意味着会和别人思考的结果一块儿生活。不

要被其他人的喧嚣观点掩盖自己内心真正的声音。你的直觉和内心知道你想要变成什么样子。所有其他东西都是次要的。

我年轻的时候,有一份叫做“完整地球目录”的好杂志,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圣经之一。它是一个叫斯纠华布兰得住在离这不远的曼罗公园的家伙创立的。他用诗一般的触觉将这份杂志带到世界。那是六十年代后期,个人电脑出现之前,所以这份杂志全是用打字机、剪刀和偏光镜制作的。有点像软皮包装的Google,不过却早了三十五年。它理想主义,全文充斥着灵巧的工具和伟大的想法。斯纠华特和他的小组出版了几期“完整地球目录”,在完成使命之前,他们出版了最后一期。那是七十年代中期,我和你们差不多大。最后一期的封底是一张清晨乡村小路的照片,如果你有冒险精神,

可以自己找到这条路。下面有一句话,“求知若渴,虚心若谷”。这是他们的告别语,“求知若渴,虚心若

我常以此勉励自己。现在,在你们即将踏上新旅程的时候,我也希望你们能这样。

求知若渴,虚心若谷。

乔布斯斯坦福演讲稿(三)

我今天很荣幸能和你们一起参加毕业典礼,斯坦福大学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学之一。我从来没有从大学中毕业。说实话,今天也许是在我的生命中离大学毕业最近的一天了。今天我想向你们讲述我生活中的三个故事。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三个故事而已。

第一个故事是关于如何把生命中的点点滴滴串连起来

我在Reed大学读了六个月之后就退学了,但是在十八个月以后——我真正的作出退学决定之前,我还经常去学校。我为什么要退学呢?

故事从我出生的时候讲起。我的亲生母亲是一个年轻的,没有结婚的大学毕业生。她决定让别人收养我,她十分想让我被大学毕业生收养。所以在我出生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工作。所以我的养父母突然在半夜接到了一个电话:”我们现在这儿有一个不小心生出来的男婴,你们想要他吗?“他们回答道:”当然!“但是我亲生母亲随后发现,我的养母从来没有上过大学,我的养父甚至从没有读过高中。她拒绝签这个收养合同。只是在几个月以后,我的父母答应她一定要让我上大学,那个时候她才勉强同意。

在十七岁那年,我真的上了大学。但是我很愚蠢的选择了一个几乎和你们斯坦福大学一样贵的学校,我父母还处于蓝领阶层,他们几乎把所有积蓄都花在了我的学费上面。在六个月后,我已经看不到其中的价值所在。我不知道我真正想要做什么,我也不知道大学能怎样帮助我找到答案。但是在这里,我几乎花光了我父母这一辈子的全部积蓄。所以我决定要退学,我觉得这是个正确的决定。不能否认,我当时确实非常的害怕,但是现在回头看看,那的确是我这一生中最棒的一个决定。在我做出退学决定的那一刻,我终于可以不必去读那些令我提不起丝毫兴趣的课程了。然后我可以开始去修那些看起来有点意思的课程。

但是这并不是那么浪漫。我失去了我的宿舍,所以我只能在朋友房间的地板上面睡觉,我去捡可以换5美分的可乐罐,仅仅为了填饱肚子,在星期天的晚上,我需要走七英里的路程,穿过这个城市到HareKrishna神庙(注:位于纽约Brooklyn下城),只是为了能吃上好饭——这个星期唯一一顿好一点的饭,我喜欢那里的饭菜。

我跟着我的直觉和好奇心走,遇到的很多东西,此后被证明是无价之宝。让我给你们举一个例子吧:Reed大学在那时提供也许是全美最好的美术字课程。在这个大学里面的每个海报,每个抽屉的标签上面全都是漂亮的美术字。因为我退学了,不必去上正规的课程,所以我决定去参加这个课程,去学学怎样写出漂亮的美术字。我学到了sanserif和serif字体,我学会了怎么样在不同的字母组合之中改变空白间距,还有怎么样才能作出最棒的印刷式样。那种美好、历史感和艺术精妙,是科学永远不能捕捉到的,我发现那实在是太迷人了。

当时看起来这些东西在我的生命中,好像都没有什么实际应用的可能。但是十年之后,当我们在设计第一台Macintosh电脑的时候,就不是那样了。我把当时我学的那些东西全都设计进了Mac。那是第一台使用了漂亮的印刷字体的电脑。如果我当时没有退学,就不会有机会去参加这个我感兴趣的美术字课程,Mac就不会有这么多丰富的字体,以及赏心悦目的字体间距。因为Windows只是照抄了Mac,所以现在个人电脑才能有现在这么美妙的字型。

当然我在大学的时候,还不可能把从前的点点滴滴串连起来,但是当我十年后回顾这一切的时候,真的豁然开朗了。

再次说明的是,你在向前展望的时候不可能将这些片断串连起来;你只能在回顾的时候将点点滴滴串连起来。所以你必须相信这些片断会在你未来的某一天串连起来。你必须要相信某些东西:你的勇气、目的、生命、因缘……这个过程从来没有令我失望,只是让我的生命更加地与众不同。

我的第二个故事是关于爱和失去

我非常幸运,因为我在很早的时候就找到了我钟爱的东西。Woz和我在二十岁的时候就在父母的车库里面开创了苹果公司。我们工作得很努力,十年之后,这个公司从那两个车库中的穷小子发展到了超过四千名的雇员、价值超过二十亿的大公司。在公司成立的第九年,我们刚刚发布了最好的产品,那就是Macintosh。我也快要到三十岁了。在那一年,我被炒了鱿鱼。你怎么可能被你自己创立的公司炒了鱿鱼呢?嗯,在苹果快速成长的时候,我们雇用了一个很有天分的家伙和我一起管理这个公司,在最初的几年,公司运转的很好。但是后来我们对未来的看法发生了分歧,最终我们吵了起来。当争吵到不可开交的时候,董事会站在了他的那一边。所以在三十岁的时候,我被炒了。在这么多人目光下我被炒了。在而立之年,我生命的全部支柱离自己远去,这真是毁灭性的打击。

在最初的几个月里,我真是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我觉得我很令上一代的创业家们很失望,我把他们交给我的接力棒弄丢了。我和创办惠普的DavidPack、创办Intel的BobNoyce见面,并试图向他们道歉。我把事情弄得糟糕透顶了。但是我渐渐发现了曙光,我仍然喜爱我从事的这些东西。苹果公司发生的这些事情丝毫的没有改变这些,一点也没有。我被驱逐了,但是我仍然钟爱我所做的事情。所以我决定从头再来。

我当时没有觉察,但是事后证明,从苹果公司被炒是我这辈子发生的最棒的事情。因为,作为一个成功者的负重感被作为一个创业者的轻松感觉所重新代替,没有比这更确定的事情了。这让我觉得如此自由,进入了我生命中最有创造力的一个阶段。

在接下来的五年里,我创立了一个名叫NeXT的公司,还有一个叫Pixar的公司,然后和一个后来成为我妻子的优雅女人相识。Pixar制作了世界上第一个用电脑制作的动画电影——”玩具总动员“,Pixar现在也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电脑制作工作室。

在后来的一系列运转中,Apple收购了NeXT,然后我又回到了Apple公司。我们在NeXT发展的技术在Apple的今天的复兴之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而且,我还和Laurence一起建立了一个幸福完美的家庭。

我可以非常肯定,如果我不被Apple开除的话,这些事情一件也不会发生的。这个良药的味道实在是太苦了,但是我想病人需要这个药。有些时候,生活会拿起一块砖头向你的脑袋上猛拍一下。不要失去信仰。我很清楚唯一使我一直走下去的,就是我做的事情令我无比钟爱。你需要去找到你所爱的东西。对于工作是如此,对于你的爱人也是如此。你的工作将会占据生活中很大的一部分。你只有相信自己所做的是伟大的工作,你才能怡然自得。如果你现在还没有找到,那么继续找、不要停下来,只要全心全意的去找,在你找到的时候,你的心会告诉你的。就像任何真诚的关系,随着岁月的流逝只会越来越紧密。所以继续找,直到你找到它,不要停下来!我的第三个故事是关于死亡的。

当我十七岁的时候,我读到了一句话:”如果你把每一天都当作生命中最后一天去生活的话,那么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是正确的。“这句话给我留下了一个印象。从那时开始,过了33年,我在每天早晨都会对着镜子问自己:”如果今天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你会不会完成你今天想做的事情呢?“当答案连续多天是”No“的时候,我知道自己需要改变某些事情了。

”记住你即将死去“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重要箴言。它帮我指明了生命中重要的选择。因为几乎所有的事情,包括所有的荣誉、所有的骄傲、所有对难堪和失败的恐惧,这些在死亡面前都会消失。我看到的是留下的真正重要的东西。你有时候会思考你将会失去某些东西,”记住你即将死去“是我知道的避免这些想法的最好办法。你已经赤身裸体了,你没有理由不去跟随自己内心的声音。

大概一年以前,我被诊断出癌症。我在早晨七点半做了一个检查,检查清楚的显示在我的胰腺有一个肿瘤。我当时都不知道胰腺是什么东西。医生告诉我那很可能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癌症,我还有三到六个月的时间活在这个世界上。我的医生叫我回家,然后整理好我的一切,那是医生对临终病人的标准程序。那意味着你将要把未来十年对你小孩说的话在几个月里面说完。;那意味着把每件事情都安排好,让你的家人会尽可能轻松的生活;那意味着你要说”再见了“。

我拿着那个诊断书过了一整天,那天晚上我作了一个活切片检查,医生将一个内窥镜从我的喉咙伸进去,通过我的胃,然后进入我的肠子,用一根针在我的胰腺上的肿瘤上取了几个细胞。我当时是被麻醉的,但是我的妻子在那里,后来告诉我,当医生在显微镜下观察这些细胞的时候他们开始尖叫,因为这些细胞最后竟然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可以用手术治愈的胰腺癌症细胞。我做了这个手术,现在我痊愈了。

那是我最接近死亡的时候,我希望这也是以后的几十年最接近的一次。从死亡线上又活了过来,我可以比以前把死亡只当成一种想象中的概念的时候,更肯定一点地对你们说:没有人愿意死,即使人们想上天堂,也不会为了去那里而死。但是死亡是我们每个人共同的终点。从来没有人能够逃脱它。也应该如此。因为死亡就是生命中最好的一个发明。它将旧的清除以便给新的让路。你们现在是新的,但是从现在开始不久以后,你们将会逐渐的变成旧的然后被送离人生舞台。我很抱歉这很戏剧性,但是这十分的真实。

你们的时间很有限,所以不要将他们浪费在重复其他人的生活上。不要被教条束缚,那意味着你和其他人思考的结果一起生活。不要被其他人喧嚣的观点掩盖你真正的内心的声音。还有最重要的是,你要有勇气去听从你直觉和心灵的指示——它们在某种程度上知道你想要成为什么样子,所有其他的事情都是次要的。

当我年轻的时候,有一本叫做”整个地球的目录“振聋发聩的杂志,它是我们那一代人的圣经之一。它是一个叫StewartBrand的家伙在离这里不远的MenloPark编辑的,他象诗一般神奇地将这本书带到了这个世界。那是六十年代后期,在个人电脑出现之前,所以这本书全部是用打字机,、剪刀还有偏光镜制造的。有点像用软皮包装的Google,在Google出现三十五年之前:这是理想主义的,其中有许多灵巧的工具和伟大的想法。

Stewart和他的伙伴出版了几期的”整个地球的目录“,当它完成了自己使命的时候,他们做出了最后一期的目录。那是在七十年代的中期,我正是你们的年纪。在最后一期的封底上是清晨乡村公路的照片(如果你有冒险精神的话,你可以自己找到这条路的),在照片之下有这样一段话:”求知若饥,虚心若愚。“这是他们停止了发刊的告别语。”求知若饥,虚心若愚。(stayhungry,stayfoolish)“我总是希望自己能够那样,现在,在你们即将毕业,开始新的旅程的时候,我也希望你们能这样:求知若饥,虚心若愚。非常感谢你们!

乔布斯斯坦福大学演讲:一定要找到你热爱的 乔布斯传记读后感 乔布斯:越简单总是越好

数码大冒险

魔战三国online破解版

电脑装机必备软件下载

水煮群雄手机版

相关阅读